蒋朝刚

来源:  点击量: 日期:2008年03月18日 16:28

编辑:王葆华

蒋朝刚

蒋朝刚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在学院的食堂工作,过去和他一起工作过的同志说蒋师傅这个人很仗义,他容不得别人欺负人,敢替弱者说话。但是我却很少和他来往。他退休后又在学院门口开了一家饭馆,只是开的时间不长,据说也挣了一些钱,蒋师傅过起了悠闲的退休生活。

后来我虽和蒋师傅住在了一个院子里,但是我对他的了解也不是很多,要写他时才觉得他是那样的熟悉又是那样的陌生。蒋师傅给我的印象是他的小日子过的不错,他每天都要喝点小酒。每次发钱、物、登记药费或组织活动时,我给蒋师傅一打电话,他就说“其他人我给你叫.”若别人有事,往往钱和物是他给带上。

在前几年那时他的老伴还活着的时候,我常在夏日里和蒋师傅等许多人一起打扑克,那时的蒋师傅是非常幸福的,我常和他开玩笑说蒋师傅象老太爷,因为蒋师傅的老伴把他照顾的很周到。蒋师傅家的晚饭吃得比较晚,家里饭好了,他的老伴就来请他回家吃饭,每次蒋师傅的茶杯子都是他的老伴给他端出来送给他,看见他的茶水没了,就又会给他添好再端来,我觉得在蒋师傅老伴的眼里蒋师傅就是她的一切,蒋师傅玩的开心她就很开心的样子,为蒋师傅做好一切、为孩子做好一切就是她生活的全部。蒋师傅说他的老伴和他结婚时才19岁,和他一起共同生活了51年。

蒋师傅的老伴在那年因病去世了,我到蒋师傅家里去帮忙,见他家里人很多,都是他的孩子的朋友,蒋师傅的老朋友,还有他的左邻右舍。出殡的时候他的大女婿摔盆子后行的叩头大礼,四周观看的人都被他大女婿对丈母娘的那种尊崇、伤痛之情所感动。

蒋师傅有两个姑娘,两个儿子,大女儿和大女婿在西固开了一家饭馆,生活条件好一些,蒋师傅老伴去世后,他的大姑娘和大女婿出钱让蒋师傅去海南和九寨沟散心去。他的两个儿子过去都在五企业工作,现在都在打工,他的小儿子因身体不好,小时候就多病,做过几次手术,一个肺都切除了,媳妇在生完孩子后就去世了,所以小儿子的生活要困难一些,他的孩子是蒋师傅给照顾着,现在上大学的学费都是蒋师傅给支援的,小儿子虽已四十来岁了,但是当他生活有困难了,蒋师傅还要给他点生活费。

蒋师傅的脖子上长了一个疙瘩,他的小姑娘就带他赶紧去医院看病,所幸那疙瘩是良性的。

蒋师傅有个最好的老朋友就是战师傅,过去战师傅每个月都要来蒋师傅家三四次,现在战师傅都88岁了,每个月还要上晏家坪来和老朋友见一次面,叙叙旧。

蒋师傅说他每天醒来挺早,但是却不想起床,躺在床上看电视,请了一个钟点工给他做点饭吃,下午出去买点菜,再到外面转一转,或是看别人下棋,或是看别人打麻将,有时自己也搓两把,每日里喝半斤左右的小酒。有时到孩子家中看看。有时自己孤寂难过的时候就给老伴上个香送点纸钱,对着老伴的照片说说话。我问蒋师傅想不想找老伴,他说他顾及比较多,孩子让他放心不下,所以就只好自己过了。

其实蒋师傅何不想找一个老伴,有个人来和他做个伴,就是和他说说话也行,但是孩子始终要他操心,即便他已成年了,但是蒋师傅依然放不下。

愿蒋师傅能早日使自己的孩子长大,担起生活的重任,使自己的晚年生活幸福快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