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永海

来源:  点击量: 日期:2008年03月19日 09:27

编辑:王葆华

沈永海

沈永海是个南方人,他退休后就一直在组织施工队包活干,这几年才休息了。过去沈师傅住的是平房,那年学院新盖的楼房建好了,原教务科高科长的旧房子给了沈师傅,刚好我找高科长有事到高科长家去,正是搬迁过程中,在高科长的家中见到了沈师傅,那时的房子里很凌乱,后来在那年春节慰问的时候我又来到了沈师傅的家,家收拾的很雅致,也很干净整齐。

以前我和沈师傅接触不是很多,也未在一起多聊过,每次见面只是点点头打个招呼,登记医药费时他的药费很少,发钱发物时领了就走。

我真正了解沈师傅是那年学院组织离退休职工到九州台游园活动时,因活动人手不够,所以在发茶碗时就有人多拿了茶碗,刚好沈师傅来拿茶碗,我就叨叨两句,沈师傅很生气,当时就发了脾气,后来沈师傅到我的办公室来和我聊了许多,我才对沈师傅有了一定的了解,沈师傅是个梗直、能干而有很爽快的人,沈师傅说:“我这个人很直,有啥说啥,也不会含沙射影,也不会奉承人,因说话直所以别人不爱听,但我不会害人,有啥当面说,说错我认错,对的我就一定坚持。”我笑说:“不打不相识,那日是我过于急躁。”沈师傅说当年他在工作中也是很能干的,退休后带施工队干活也是指挥能力很强的人,不过现在是在家休息了。他说他和老伴两个都有养老金,只是老伴现在笃信佛教,所以每月都将她自己的养老金用到佛事上去了。沈师傅说他的养老金光顾自己和老伴完全够花,但是还得顾及家人的生活。

沈师傅说每月他都将养老金拿出一部分存起来,可是刚有一点积蓄家里就有这事那事,总是存不下钱。他的孩子的生活不是都很如意,所以他就要替孩子着想,这个住院了,给支援点,那个生活困难了给点钱,哪个孩子日子不好过都要让他费心,还得偷偷得给,不能让孩子之间有意见。他说就是孩子的事让他着急,许多事想帮忙,可是又帮不上,把一个家维持好可真是不容易。其实沈师傅我认识他时就一直是很精神的样子,瘦瘦的,却很健康,很少听他说自己有病,他自己说最多也就是个感冒,吃点药或挺挺就过去了,家里的事,只要他能做的他就都自己动手做了。沈师傅的孩子也都已成人,孙子也都在长大,但在沈师傅的眼里孩子永远都是孩子,见不得哪个孩子生活中有难处,只要自己能帮的就一定要帮一把。

因有了这次聊天后,沈师傅有时间也就来我办公室坐坐,他生活中有烦心事、学院有啥事做得合适不合适、自己的待遇方面有什么问题就来咨询咨询。我有啥事需要沈师傅帮忙,他也很痛快地答应帮忙。

儿孙自有儿孙福,我总想沈师傅若能够百般诸事皆放下,就可安闲快乐地过好自己晚年的生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