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 俭

来源:  点击量: 日期:2008年03月12日 14:41

编辑:王葆华

张 俭

张俭是从过去建院总支书记的位置上退休的,过去我和他不认识,在做离退休工作后才认识的,在离退休支部改选的时候,他被选为党支部书记,正好赶上学院从总企业划转建设厅直接领导,学院的性质由过去的企业的事业单位变为事业单位,但是在划转的过程中,离退休职工的归属问题不是很明确,他作为离退休党支部书记就想为离退休职工的利益做些争取工作,因此每日给他打电话的老同志比较多,他就到我的办公室来的也比较多一些,常把大家的想法和我聊一聊。

那日他和冯振海作为支部的成员来到了学院,为老同志的收入低,归属问题找当时的学院党委郑书记,结果不知是因领导的语气不合适还是用词不当,冯振海和郑书记闹矛盾了。他后来到我办公室和我聊时说冯振海很生气,我知道离退休工作是非常不好做的,万事都要多考虑,处理问题一定慎而又慎,我就劝他们说事情总是向好的方面发展,要他们不要太着急,好事多磨。事后张俭说他不当支部书记了,就给学院打电话,连续三次提出要辞职,但是学院却未做任何答复。我问党办离退休支部的“七·一”庆建党生日的游园活动还搞不搞了,回答说是离退休支部成员之间不团结,而且支部活动几乎是处于瘫痪状态,支部书记不愿意工作,三次提出要辞职。我就和张俭联系,他也很生气,而且心情非常的不好,他提出要和我见面面谈,我就专程到了他的家里和他聊了很长时间,他说过去他的工作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不好做,他在年轻的时候工作就干得很好,当年为了苦水的引水工程他带领大家在非常艰苦的工作环境中工作,但是他仍是为大家能够工作好吃好饭做了好多的努力,他说当年他搞的工程得到省上的认可,而且应是劳模,但是当时不知何故,会开了却未想着要有文件,在增长养老金时就有些吃亏。他过去是从省建二安调入建院的,他说老同志在过去的工作中真是很辛苦,而且是不计报酬的。他对现在的领导的做法很是想不通,我就劝了他许久。我在和他聊的时候,知道他有四个孩子,孙子也都挺好,老伴是红星影片院的工作人员,也已退休,不过退休金要比他高。张俭的老伴是个大个子,很直爽的人,待人很有分寸,张俭说起自己的老伴时是很自豪的,说起自己的孙子更是高兴的不得了,大孙子在北京上研究生,他说孙子上学呢,要一点学费他是爷爷能说不给吗?但是养老金实在是不高。我说不要着急上火,事情要努力解决,但是要不让自己生气,身体是第一重要的。后来我又到了他在七企业家属院的家里看他,他的一个孙子在,长得很帅气,也很听爷爷得话,张俭在七企业家属院的房子很有情趣,他在家中养了一些鸟,还收集了一些黄河石,在他的卧室里最有特点的是他将阳台的窗台建成了一个大大的写字台,他每日仍在记录许多文件,写一些工作日记,他又和我聊了许多老同志归属的想法。张俭和部分老同志为了归属问题又给中央办公厅写了些信,信从建设厅转回到了学院,看到老同志有这么多的想法,也为了稳定老同志的情绪,和学院商量后,召开了包括张俭在内的离退休职工代表座谈会,张俭在会上也谈了自己的看法。后来张俭连续住了三次院,前两次我都知道太晚,他已出院了我才知道,没有到医院去探视他,我感到很是抱歉,这次林云奎一打电话说张俭住院了,我就立即组织党群部门的几个负责人前往医院探视,到了医院看见他已动过手术,是脑部手术,看样子手术很成功,他的二儿子和他的孙女正在医院守护着他,他也刚吃过饭,见到大家他非常的高兴。

在今年春节时因他刚刚从离退休党支部书记的位置上离职,所以学院破例给他和冯叔也购买了春节慰问品,大家到了他的家中去慰问,见到了他的老伴,他的老伴说这次他得的是脑血栓,因发现及时,手术也做的及时,所以还算幸运,他的老伴说,他自己病了却不让送他到医院,是家里人强行将他送进了医院,到了医院里他又不做手术,说只要手术费超过两千他就回家,家里人只好说手术费只需要两千,他才肯做手术。离开了张俭的家,我感慨万千,其实按照他目前的收入生活应可算中上水平,家有两套住房,有钱还老想帮孙子,但是到了自己的事上就舍不得,连生命都那么得不看重。其实每个人不是仅为自己活,也是为其他人而活着。这几次他得病了让他的家人担了多少心。

愿他在和睦的家庭中幸福地过好每一天。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