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岚

来源:  点击量: 日期:2008年03月05日 15:14

编辑:王葆华

王玉岚

那时我刚调入建校时,王玉岚老师就在建校工作,她是个爱玩、爱热闹的人,所以每次组织排球比赛等活动时,就常和她在一起,常在排球场上见到她。后来她就退休了,长时间也不来往了。

再和她常见面时是在我做离退休工作时,她的身体也不如从前了。那次登记医药费的时候,她正病的利害,连走路都有些困难。她说她一年送走了三个人,包括她的老伴。她原来叫李春梅,现在却叫王玉岚,我就奇怪地问她,她告诉我说她从小送给李姓人家,老了就又认祖归宗了,又改姓王了。因过去常在一起,大家就能聊到一起。那年过年春节去她家慰问,见她一人,住的房子不是很大,而且那栋楼也很陈旧,孟副院长说过去他和王老师的老伴在一起工作,王老师的老伴人相当不错,王老师有四个孩子,小的两个是龙风胎,儿子还未成家。

王老师的身体不太好,加之小儿子还未结婚,自己的养老金比较低,因此常感到生活比较困难,大儿子和大儿媳都没工作,儿媳妇在家里经营台球,儿子在外面四处打工。大女儿的日子也过得比较艰难,大女婿出了车祸去世后,她多年中自带一个小女孩度日,现在再婚后日子好过多了。小女儿和第一个丈夫过不到一起,又找了一个,王老师不满意,又管不了小女儿的事。有时想想心情就不是很好。我就劝她自找个老伴,当时她也想再找一个,想找个经济条件好一些的,能帮帮孩子,但还未找到合适人选。

前年“七?一”庆党的生日,学院组织外出活动,我回来后接到王老师的电话,说她的小儿子在看国际足联世界杯足球赛时可能太激动了,瘁死在家中,才36岁还未成家。她哭着说小儿子晚上吃了半个饼,一个酿皮子,突然就走了。我一听说就赶紧打电话约她见面,和她坐在滨河路边陪她聊了一下午,她说没任何思想准备,小儿子说走就走了,连出殡的钱都没有,是从儿子的同学那借的。回到学校,我就和学院领导商量给她补助了壹仟元钱。她后来就病了,我又去她家里看望她,劝她想开些。王老师生活苦难多,所以很虔诚地成了信佛之人。她说我多念阿弥陀佛多念经超度他。她说“我给儿子把结婚用的东西都准备好了,现在用不着了,儿子了也可怜,当兵回来,在二安工作,没任何理由就下岗了,在家里呆着,一个大小伙子。我每月给他两佰元的生活费,走的时候就吃了半个饼,一想心中心里就难过。”常言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2007年三、四月间,大儿子开车给别人送瓦斯气又出了车祸。膀胱撞碎了,住在医院里,生活非常困难,我就又跟学院领导商量给她补助了贰仟元钱,所幸的是她的大儿子住院治疗后又开车为生活所忙。在冬季来临的时候,老龄委组织夕阳红专列旅游,她的几个孩子因她接连受了几次惊吓和打击,心理压力很大就一起凑钱非要她出去散散心,没想到在回来的时候,她又从中铺上摔了下来,把脚摔骨折了,虽经治疗,但脚上还打着钢板,整日躺在床上。

不过令王老师最痛苦事是孩子的生活中的种种不如意,而最幸福的是她的儿女都很孝顺。大女儿听说妈妈脚摔坏了就哭了一晚上,大儿子一到火车站看见妈妈这样,背上就往医院跑,她的大女婿、小女婿都背她楼上楼下跑,给她检查,办理住院的手续,为她四处借钱。

在王老师住院期间,孩子都围在她的身旁为她忙这心那。

王老师的生活有诸多的不如意,但是她却生活在幸福中,是那种浓浓的亲情将她包围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