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海林

来源:  点击量: 日期:2007年10月31日 18:20

编辑:王葆华

谢海林今年已是七十八岁的老人。那天他的二女儿打了个电话,说他的父亲一条腿突然动不了,到总院去查了一下说是脑血栓造成的,现正在住院治疗。

那天我和许主任代表学院到医院去探视了谢师傅,他坐在病床上输液,他的大女儿守在旁边,他很着急,见到大家竟伤心地流起了眼泪。我就劝他说:“别着急,病来如山到,病去如抽丝,要花小钱治大病,千万别着急,一定要配合医院做治疗。”

其实谢师傅是一个默而不爱言的人,他家有一个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伴,他一直在照顾,已有好多年了。他虽有五个孩子,但都有工作,他害怕自己住到医院又要花钱,又要耽误孩子的工作,老伴还要为他担心。

过去我和谢师傅不认识,这几年才认识,逐渐熟悉起来后,谢师傅告诉我说,老伴年青时候照顾他,可好了,什么都不用他操心,可是后来老伴有病了,就需要他来照顾,特别是老伴一生气就犯病,就爱往外跑,有时睡到半夜就跑了,他就得到处去找,有时需要找一夜。他的孩子都挺好的,就是老伴时时要他照顾,而他自己还患有顽固性的皮肤病,每天都要擦洗,常是擦一种药只管一阶段时间,然后又再到处求医找偏方,有时痒的受不了,整晚上都不能睡觉。他一直在和自己的病抗争,又要耐心地照顾他的老伴。他的养老金很有限,所以有了病总是在小药店里购点药或找偏方来治疗,这次病了他又想抗,不想住院,是孩子硬把他带到医院的。

谢师傅平时好下个棋,常和楼下的一些棋友在一起下棋。谢师傅棋下的很好,在学院组织的老年娱乐活动中,他在下棋比赛中一轮一轮地上,最后还拿了名次。

他爱下棋,有时下棋连厕所都不愿上。可他老伴有时心情不好,就不让他下棋,拿个拐棍到楼下他下棋的地方,把他正下的棋给挑乱,叫他回家,他就回家。我想起到谢师傅家时,他的老伴一直在夸自己的老伴,她说:“老谢可好了,他是个好人,是我的好老头。我还有退休金。我以前在棉纺厂工作,七千人中我是第一,我有病了老头照顾我了五个月,我现在脑子不好使,但我不是个坏老婆。”谢师傅的女儿说:“我爸这次住院了,我妈也急坏了,还要拄着拐棍到医院来看我爸。”他姑娘还说:“我爸老夸学院关心他们老人,去年你们组织到哪去玩,照的相,还和许多老同志一起吃了饭,他说和院长坐一张桌上吃饭,他特高兴。”那次去谢师傅家夸他家的君子兰章得真好,再去他家的时候,谢师傅和他的老伴就给我移植了一棵君子兰,到今天那颗君子兰还养在办公室的花盆中。

我很感动,也很难过,谢师傅在生活中付出的要比一般人多的多,他实际是一个很不起眼的人,平常可能常不被人注意,要是不常和他接触连他叫什么可能时间常了都会忘记,说起他好多人并不知道,他就处于那种不被人重视的地位。自己学院组织一次活动对于常参加的人来说算不了什么,但对他来说却是那样的幸福。这些老人生活的再苦、再难,他也不会向组织上提什么要求,他在苦中有自己的付出和自己的责任,但是关心他、重视他、给予他晚年的欢乐其实一点都不难,也只是多组织几次活动,或每年组织一次老年人的游园让他们有交流的机会就可以让他得到一种心理的满足,但大家却做的不够。

我为谢师傅的处境难过,也为谢师傅的疾病着急,愿他早离病床、早日康复!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